古诗词里的七夕节

2019年08月05日 09:53    来源:西安日报   

  据天文学家推算,夏秋之交的农历七月,织女星升到了一年当中的最高点,在夜空中璀璨夺目,在月下织机旁劳作的女人们会举头望月。牵牛星的寓意则为牺牲(古代牲畜),它后来居上,在农历七月超越织女星升上了最高点,与织女星遥遥相对。传说中为何要将“七月初七”这一天当作牛郎、织女的相会日呢?这是因为古人认为“七”是吉利数字,有圆满之意。七夕之夜,飞鹊在银河上架起桥梁,让牛郎和织女得以相见,称作鹊桥。

  在神话传说的背景下,牛郎、织女被比喻为分居两地的夫妻,也泛指一对恋人。

  牛郎、织女传说和文化的形成,是自然生态文明的形象写照。《诗经·小雅·大东》一诗写道:“维天有汉(汉,天河也),监亦有光。跂(隅,边)彼织女,终日七襄(襄,次或行)。虽则七襄,不成报章。睕(明亮意)彼牵牛,不以服(服,驾)箱(车箱)。”意思是说,在天上有条银河,看得见它发出清澈的光,河这边有位勤劳的织女,每天织出锦纹七行。虽说每天织出七行,却不能反复地织成锦章。因为银河那边有牵牛郎,却不能用来驾车箱。这段有关织女、牵牛星宿的记载,被专家认为是牛郎、织女传说的萌芽和胚胎。

  具有文学意义的七夕节情人节产生于汉代。《诗经·小雅·大东》虽然已经写到了牵牛和织女,但还只是作为两颗星来写的,而在曹丕的《燕歌行》、曹植的《洛神赋》和《九咏》里,牵牛和织女已结为夫妇。曹植《九咏》曰:“牵牛为夫,织女为妇。织女牵牛之星各处河鼓之旁,七月七日乃得一会。”

  乐府古诗《古诗十九首》第十首《迢迢牵牛星》将它演绎成反映爱情生活的诗篇,收录在梁昭明太子萧统所编《文选》中。该诗本来没有题目,后人用诗的首句为题。此诗虽是描写天上的牵牛和织女夫妇,视点却在地上,以第三者的角度观察夫妇的离别之苦。“迢迢牵牛星,皎皎河汉女。纤纤擢素手,札札弄机杼。终日不成章,泣涕零如雨;河汉清且浅,相去复几许!盈盈一水间,脉脉不得语。”此诗借神话传说中牛郎、织女被银河阻隔而不得会面的悲情,写织女有情思亲、无心织布、隔河落泪、对水兴叹的心态,抒发出织女的离别相思之情以及人间夫妻不得团聚的悲哀。全诗想象丰富,感情缠绵,用语婉丽,境界奇特,感情描写细腻,艺术手法完美,是相思怀远诗中的新调。

  唐代诗人白居易的长篇叙事诗《长恨歌》形象地叙述了唐玄宗与杨贵妃的爱情悲剧。诗人借历史人物和传说,创造了一个回旋宛转的动人故事,并通过塑造的艺术形象,再现了现实生活的真实,感染了千百年来的读者。

  “七月七日长生殿,夜半无人私语时,在天愿作比翼鸟,在地愿为连理枝!天长地久有时尽,此恨绵绵无绝期。”七夕之夜,万籁俱寂,惟有唐玄宗与杨贵妃相拥在长生殿,遥望牛郎星和织女星挽手凝目,对月盟誓。“在天愿作比翼鸟,在地愿为连理枝”两句,应当视为唐明皇和杨玉环的爱情誓言,成为脍炙人口的古典名句,将七夕的情人节意义升华至更高的境界。

  就文学性而言,北宋词人秦观的《鹊桥仙》是将牛郎、织女爱情故事渲染得最好的一首。“鹊桥仙”是用以专咏牛郎织女七夕相会之事的曲调,为欧阳修始创,其《鹊桥仙》词中有“鹊迎桥路接天津”句,故名。

  借牛郎织女的故事,以超人间的方式表现人间的悲欢离合,以《诗经》开头,《古诗十九首》继之,后有曹丕的《燕歌行》、杜甫的《牵牛织女》、白居易的《牵牛织女·七夕》、李商隐的《辛未七夕》、孟浩然的《他乡七夕》以及欧阳修、柳永、苏轼等人的诗篇,虽然遣词造句各异,却都因袭了“欢娱苦短”的传统主题,格调哀婉、凄楚。相比之下,秦观的《鹊桥仙》堪称独出机杼,立意高远。

  “纤云弄巧,飞星传恨,银汉迢迢暗度。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人间无数。柔情似水,佳期如梦,忍顾鹊桥归路。两情若是久长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!”词的上阕写佳期相会的盛况,在清凉的秋风白露中,牛郎与织女互诉衷肠,互倾心声,其情其景远远胜过人世间那些长相厮守却貌合神离的夫妻。下阕写依依惜别之情,既咏叹牛郎、织女之缠绵之情犹如天河中的悠悠流水,又揭示了他们久别重逢后那种如梦似幻的心境。作者以散文句法将优美的形象与深沉的情感结合起来,起伏跌宕地讴歌了人间美好的爱情,取得了极好的艺术效果。词的结尾二句,是词人对牛郎织女深情的由衷慰勉:只要两情至死不渝,又何必贪求卿卿我我的朝欢暮乐?这一惊世骇俗、振聋发聩之笔,使全词升华至新的思想高度,是七夕情诗中的千古绝唱。

更多精彩内容,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>>>>>

(责任编辑: 林秀敏 )

古诗词里的七夕节

2019-08-05 09:53 来源:西安日报
查看余下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