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观的七夕情

2019年08月05日 10:19    来源:西安晚报   

  又是一年七夕节,仰望星空,天上的牛郎织女星闪闪生情,秦观的那首《鹊桥仙》又展现在眼前:“纤云弄巧,飞星传恨,银汉迢迢暗度。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人间无数。柔情似水,佳期如梦,忍顾鹊桥归路。两情若是久长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。”

  秦观,字太虚,改字少游,号淮海居士,北宋著名词人。宋神宗无丰八年进士,晚年处于新旧党争的旋涡之中,屡遭贬谪。秦观一生的情平淡如水,亲情备加,却没有纯真的爱情。古时的爱情讲究门当户对,像秦观这样的落魄文人,没权没势,徒有虚名,大户人家是很难看上的。然而,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秦观却偏偏被一大户人家的小姐看中。秦观19岁时娶妻徐氏,徐氏乃是一位富商的女儿,可是落花有意,流水无情。秦观对她没有感觉,尤其反感她身上的那股娇气。

  这是一桩没有爱情的婚姻,秦观也曾试着爱她,可是,日子一天天过去,日久生情的梦想也被打破了。秦观这段爱情很不幸,注定是一个悲剧。秦观写了大量有关情爱的词,但没有一首是给妻子徐氏的,可见他对这个妻子没什么感情。秦观很是伤感、苦闷,也曾频繁出入于青楼,但他背负太多,和歌姬交往却不敢越雷池一步。更重要的是,他是一个纯情的人,“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人间无数!”他相信这个世界是有真爱的,他的爱情也一定存在于某个时间的某个地方,只是双方缘分还没有到。

  秦观外出做官后,徐氏在家操家守业、闭门课子。年少丧父,做官后为了能够早晚侍奉娘亲以尽孝道,秦观将年迈的母亲带到自己身边,由侍女边朝华服侍,不离左右。秦母心疼儿子无人照料起居,周围的朋友也为他操心费神,最后由秦母做主、文友撮合,秦观纳贤良、美丽的侍女边朝华为妾。这一年秦观已经四十五岁,而朝华则年方十九。成婚之日正是七夕,秦观兴奋地赋诗表达他愉悦的心情:“天风吹月入栏干,乌鹊无声子夜阑。织女明星来枕上,了知身不在人间。”

  绍圣元年时,秦观因反对奸相章惇等篡政,屡遭贬黜。秦观自知此去凶多吉少,写信请来了边朝华的父亲,叫他领回自己的女儿。秦观把边朝华他们一直送到岸边,面对小船上的边朝华父女作诗相赠:“月雾茫茫晓柝悲,玉人挥手断肠时。不须重向灯前泣,百岁终当一别离。”秦观到杭州后,边朝华又赶赴杭州,表示愿与其共患难,同赴死。“纤云弄巧,飞星传恨”,秦观自知此去前途渺茫,而且“削秩”之人是不能带家属的,只得与朝华作别,秦观最后作七绝一首相送:“玉人前去却重来,此度分携更不回。肠断龟山离别处,夕阳孤塔自崔嵬。”朝华最后痛哭离去。

  政治斗争波及秦观,他始贬处州,又徙郴州,再迁雷州,后来在放逐途中,卒于藤州。秦观在临终前的那年七夕,想念远在杭州的边朝华,但却无缘再见一面,于是写下“两情若是久长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!”的千古名句,意思是爱情要经得起长久分离的考验,只要彼此真诚相爱,即使终年天各一方,也是幸福的。

更多精彩内容,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>>>>>

(责任编辑: 林秀敏 )

秦观的七夕情

2019-08-05 10:19 来源:西安晚报
查看余下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