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在人间过七夕:这沧桑人世,毕竟需要节日来装点

2019年08月05日 10:40    来源:四川日报    李晓

  一年之中,有这样一个日子,要让我与一些老灵魂相遇。这些老灵魂,就是杜牧、徐凝、范成大、秦观、苏东坡、柳宗元……

  我与这些老灵魂的遇见,是在“天街夜色凉如水”的夜色里,“坐看牛郎织女星”。读着这些古代文人的七夕诗词,我又回到了当年那些夜晚,听着遥远天河的水声荡漾,想象着牛郎与织女一年一度的约会情景。

  其实我也是人间的牛郎。我在城市里望见了云层里的炊烟,在黄昏马路上望见了暮归的老牛,我生存的境地,也是保持着匍匐的姿势,耕耘着我的精神田园。

  这沧桑人世,毕竟需要节日来装点,节日让山川温柔。七夕,这个古典的节日,它的故事发生在天上,却降落在大地,让人铭记与遥望。

  当我还没遇到爱情时,七夕那天,总喜欢仰望天空,希望真的能够看见喜鹊排着队飞过云霄,飞到我想象中的天河上面。常常是,听见了云层里的隐隐雷鸣,或者雷声牵着闪电,却没看见喜鹊列队上青云。

  人到中年,发觉爱情其实是世上很俗的事儿,却也有浸润于心的点点滴滴。我所住大楼里有一对年过八旬的老夫妻,从10年前开始,每年七夕,只要不下雨,他们都要到楼顶花园,泡上清香的茶,吃着点心,相互依偎着望天上星光,让一起经历的往事在七夕夜里源源而来。那些往事哪怕再艰难,一旦经过了时光的浸泡,苦味都淡了,留下的是微微一点甜。

  还有我的友人王小宝,他是一个乡下瓜农,人品如土一样憨厚。这些年的七夕夜里,他都要喊上几个人,带上自家老婆,去他地里吃西瓜、菜瓜、甜瓜,然后,就在地边搁了凉床,在星空下睡一夜,清晨的露水,把眉毛也打湿了。王小宝说,这样的露宿,能让两个人的感情保鲜。

  在光阴的河边,一些日子结了霜,一些日子像草一样枯了。今年,我与妻子结婚23年了,彼此都被日复一日的粗糙生活磨砺着,眼袋浮出,感觉看人时的眼神也浑浊了许多,而她的光滑肌肤从绸缎变成了棉布。有天半夜醒来,她抱住我说:“我怎么对你没了从前那种感觉?”我迷迷糊糊望着她,以为她在梦呓。我打了一个呵欠,歪过头去,沉沉地睡了。

  在我的鼾声里,她一直睁着眼到天明。那天清晨醒来,才发现她一直没睡。出门时,妻子小声喊:“你还没刷牙呢?”这是我的生活里,唯一一个记挂我有没有刷牙的女人。我突然想转身回去,拥抱一下这个需要一点“浪漫”滋润的小女人。

  一个夜里,几个男人在外面喝酒,喝得都有些微醺,大家不约而同聊起一个话题:房子宽了,心却远了;钱包厚了,关系却薄了;食物丰富了,感情却寡淡了。如果一个男人在外面历经了风霜雪雨,尽管挣来了房子车子,存款上百万上千万,换来的却是这样一个结局,那又有啥意思?

  有天我溜到大街上打量行色匆匆的路人,发现他们都风风火火地赶路,要不就埋头看手机,我听到打电话的人,几乎都在说钱的事儿。观察了好多人,居然没一个抬头望一望雨后湛蓝的天空。我一瞬间明白了,是我们生活得心事太重,欲望太重,灵魂总跟不上身体跌跌撞撞的脚步。

  前不久的一个夜里回家,我兴奋地告诉妻子:“又有一个单位的文案说好了给我做,有两千元稿费呐。”妻柔声说:“你不要那么累了,不要总想着挣钱,我只是想你能够多陪陪我,一年之中,你算一算,你陪我吃了多少顿饭。”想想自己平时,穿梭在人流灯影中,常常以男人的所谓事业上的应酬,辜负了灯火下等我一起回家吃饭的那个女子。

  我恍然明白,爱,其实就是彼此的多多陪伴。牛郎与织女那样一年一次的相会,爱得还是太辛苦了。

更多精彩内容,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>>>>>

(责任编辑: 林秀敏 )

我在人间过七夕:这沧桑人世,毕竟需要节日来装点

2019-08-05 10:40 来源:四川日报
查看余下全文